時論廣場》少數族裔投入大選 共和黨擺脫老白男(嚴震生)

時論廣場》少數族裔投入大選 共和黨擺脫老白男(嚴震生)

美國南卡羅來納州聯邦參議員史考特(Tim Scott)。(圖/美聯社)

美國共和黨經常被視爲是老白男的政黨,川普就是典型的代表人物,他可能會再次獲得黨內提名,參與明年的總統大選。不過,共和黨內還是有不少挑戰者,除了前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及佛州州長德桑提斯(Ron DeSantis)外,有女性及少數族裔的政治人物宣佈投入爭取提名,相對於民主黨目前想要挑戰拜登的甘迺迪總統姪兒小羅柏(Robert F. Kennedy, Jr.)及演員作家威廉蓀(Marianne Williamson)女士兩位七旬左右的白人蔘選人,共和黨突然之間看起來像是多元的政黨,類似2020年羣雄並起、各個族裔爭取提名的民主黨。

回顧3年前總統大選的民主黨初選,除了最終獲得提名的拜登外,少數族裔有非洲裔的新澤西州參議員布克(Cory Booker)及麻州州長德瓦爾(Patrick Deval)、拉丁裔的前住宅部長卡斯楚(Julian Castro)、亞裔的創業家楊安澤(Andrew Yang);女性有麻州參議員華倫(Elizabeth Warren)、紐約州參議員吉利布蘭德(Kirsten Gillibrand)、明尼蘇達州參議員克勞布查(Amy Klobuchar)、夏威夷州衆議員賈巴德(Tulsi Gabbard)、作家威廉蓀(Marianne Williamson);甚至同性戀團體也有印第安納州南灣市長布提吉屈(Pete Buttigieg)做爲代表。

自1992年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獲得女性選民的支持度約超過共和黨10%,被稱爲總統大選中的性別差距(gender gap),2020年這個差距來到歷史新高的15%。不過,儘管白人女性投給共和黨候選人的得票數低於白人男性約7%,但仍高過投給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差距在5到10個百分點間,後者是靠着少數族裔中非洲裔女性9成對1成的選票分佈勝出。提到非洲裔,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大約可以獲得其1成5左右的選票,但始終無法說服兩成以上的非洲裔選民給予支持。

儘管整體拉丁裔選民中,約有3成至3成5會投給共和黨,但女性保持7個百分點左右的性別差距,與非洲裔的數據類似。至於人口快速崛起的亞裔選民,則沒有明顯的性別差距,拜登與川普在兩性間得票的比例都同樣是7比3。如果共和黨想要贏得總統大選,就必須在五五波的戰場,獲得更多女性及少數族裔的選票,因此黨內政治領袖的多元化就成爲關鍵。

小S浮夸金光画框垫肩喊「谁能驾驭」 派翠克神回应笑翻网

共和黨在國會選舉中有所進展,在參議院的25位女性參議員中,民主黨仍佔有16席的優勢,共和黨的9席,平了近年最好的表現。在現任的6位拉丁裔聯邦參議員中,共和黨有佛州的魯比歐(Marco Rubio)及德州的克魯茲(Ted Cruz)爲代表,3位現任的非洲裔參議員中,兩位是民主黨,共和黨則是來自南卡羅來納州的史考特(Tim Scott)。

重生七零:闷骚军长俏媳妇

在衆議院方面,女性佔比來到歷史新高的124位,其中共和黨籍者佔33席,超過1/4,表現差強人意,但人數已平紀錄。不過參衆議院女性共和黨國會議員總數的42席,則是歷史新高。去年底選出的56位非洲裔衆議員中,僅有兩位是共和黨員,表現不佳。拉丁裔的54位衆議員中,民主黨籍有37位,共和黨籍則是17位,算是少數族羣中表現最好者。亞裔有16位衆議員,其中14位是民主黨籍,共和黨籍僅有兩位加州的韓裔女議員金映玉(Young Kim)及樸銀珠(Michelle Enjuo Steel),仍待努力。

以上數據或許說明爲何共和黨內的女性和少數族裔要投入總統大選,因爲若是沒有全國性的知名度或是讓選民看到他們的資歷,選民永遠會將共和黨與老白男連結。非洲裔的有先前提到過的史考特參議員、前德州聯邦衆議員胡德(William Hurd),及加州的右翼政治評論家艾爾德(Larry Elder),印度裔則有年僅37歲的企業家拉瑪斯瓦米(Vivek Ramaswamy),另一位同樣具有印度裔及女性身分的則是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及南卡州長海莉(Nikki Haley)。

护5岁儿杠花莲名店遭炎上 医师娘现身了:不要再过度关注我们

這幾位候選人當中,史考特和海莉值得注意,前者募款能力強,後者則兼有國際及國內行政事務的經驗。由於南卡羅萊納是僅次於愛荷華及新罕布什爾後第三個舉辦初選的州,同時選出的黨代表人數又超過前兩者,大部分觀察家皆認爲這兩位有主場優勢的候選人,雖然會瓜分票源,但也一定能夠展現政治實力,讓少數族裔有更多意願將選票投給共和黨的候選人,促成其走向多元化的目標。

(作者爲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海外看世界》危险的无奈:从《台湾关系法》到《台湾政策法》(林宏宇)

税收估超征4500亿 不会还税于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