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洛伊德:性行為要從小教導和約束 最佳時期是「10歲之前」

佛洛伊德:性行為要從小教導和約束 最佳時期是「10歲之前」

佛洛伊德敦勸父母,教導孩子「性方面的事,不當有所忌諱,而要視同教導他們尙不瞭解的一切事理」。至於什麼時候開始教導呢?佛洛伊德說:「小學的後段……十歲之前。」 示意圖/ingimage

佛洛伊德主張談論性的自由,而非行爲的自由。但批評者認爲,即使只是談論也不適合。他鼓勵同業做好心理準備,勇敢面對抗拒。他堅持採用性的廣義定義,並持續主張談論性的自由。寫信給朋友也是同業的歐內斯特.瓊斯,他解釋道:「我始終認爲,最好的應對之道就是把談論性的自由當成是天經地義,冷靜面對無可避免的反對。」

NGO團體辦民間國是會議 邀賴蕭配與會

說老實話,我們有必要替他說句公道話,他不止一次強調,我們應教導孩子崇高的道德標準,社會也應強化這些標準以遏止暴力與性的衝動。如同他在《文明及其缺憾》中所說:「就心理學的角度來看,一個……社會」約束小孩的性行爲,「是完全正當的……若未能在童年打好基礎,待至成年再來抑制性慾恐爲時已晚。」

儘管他呼籲約束行爲,但他也認爲,不避諱談性對孩子纔是健康的。啓發兒童對性的認知,佛洛伊德談得極多。他敦勸父母,教導孩子「性方面的事,不當有所忌諱,而要視同教導他們尙不瞭解的一切事理」,對待性,「如同對待一切値得了解的事理」。至於什麼時候開始教導呢?佛洛伊德說:「小學的後段……十歲之前。」但光是告知實情而沒有給予道德指引是不夠的。他主張,有關性「道德規範」的傳授應在「接受(宗教的)堅信禮時期」(至於他這樣說,是承認像他這樣的無神論者爲數不多,還是對人們的信仰生活規則持雙重標準,則沒有說明)。

那麼多的人曲解、誤解他的理念,使得佛洛伊德心煩意亂。他說,都說精神分析鼓勵人拋棄道德,這全出於無知與愚昧,因爲他的用意正好相反。他寫道:「有人以爲精神分析是利用性解放來治療精神疾病,這樣嚴重的誤解,除了無知,別無他解。

穿越之爆笑无良女 岚

在分析中覺察壓抑的性慾,纔有可能將之置於控制之下,而這正是之前的壓抑所無法做到的。說得更真確一點,是精神分析將病人從他的性枷鎖中解放了出來。」精神分析師與病人之間的身體接觸,佛洛伊德堅決反對,並警告說,性道德一但消失,有如「古文明之沒落,愛將失去價値,生命爲之空虛」。

當他聽說有一個同業與病人有不正當行爲時,毫不客氣地去信說:「你親吻病人,並讓她們吻你,這已不是秘密;連我的病人都提起過……現在,就你的技術及其結果,你若決定提一份完整報告,有兩條路,你必須做出選擇:照實陳述或隱而不宣。你或許會選擇後者,但那是可恥的。更何況,紙包不住火。縱使你自己不說,自會有人知道,正如你沒跟我講,我卻知道了。」

我的甜甜小保姆
万丈光芒不及你

柯P不忍了!「电话门」疑云 上周告吴子嘉今告绿营

但他擔心的不是這種關係會損及愛的價値。他明白告訴同業,他纔不在乎「世俗的眼光或布爾喬亞傳統的要求」,他擔心的是對精神分析技術的長遠影響。他警告說:「想想看,你的報告發表後會是什麼結果。革命份子走了一個,就會有一個更激進的跟着來。許多把技術看成另一回事的同業會對自己說:『爲何僅止於親吻而已?』」接下去會發生什麼,佛洛伊德做了生動的描繪,警告說:「到了緊要的關頭,年輕些的同業或許會發現很難停下來,就豁出去了。」

透视中国百年兴衰──龙潭之战 一战定乾坤(八)

最近的調查顯示,精神科醫師(以及其他科醫師)與病人之間的不正當關係層出不窮,成爲一般刊物與最新醫學文獻討論的話題。儘管性道德與當今文明其他方面的改變爲這種討論提供了話題,但希波克拉底(Hippocratic)誓言與美國精神醫學學會的倫理規章卻禁止與病人之間的性關係。不可否認的,在精神治療過程中,治療師與病人之間的情緒互動較爲密切,相較於一般醫師,治療師也就更經不起誘惑。但話又說回來,一份對數百名醫師調查的報告指出:「百分之五至十三的醫師……與數目有限的病人有性行爲,有的有性交,也有未性交者」,在受訪樣本中,精神科醫師「有性行爲者最少,特別是相較於婦產科醫師及開業醫師」。

第三势力崛起 小甘迺迪可能杀出重围

圖爲《兩種上帝:我們該信什麼,該怎麼活?心理學家佛洛伊德與文學家路易斯的終極辯論》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在早期臨牀經驗中,佛洛伊德就注意到了移情(transference)現象,亦即人會對醫師產生愛情或性方面的感情。剛開始治療精神病人時,他採用催眠療法,幫助他們將無意識想法帶到意識層面。但他發現,此一方法確有其限制。首先,不是所有的病人都能催眠。其次,這種治療能否成功取決於病人對醫師的感覺。如果病人進入催眠狀態,這些感覺便無從瞭解和控制。他發現到:「如果我和病人的關係亂掉了,最佳的效果就有可能突然消失。」後來,一次意外讓他決定放棄催眠療法:「……一天,預期已久的事情終於給了我一記當頭棒喝。

一位我最有默契的病人,催眠的效果好的不得了,我追本溯源痛苦的癥結,使她的痛苦大爲緩解,有一次,她醒過來,竟然兩臂一張抱住我的頸項。正巧有服務人員進來,才化解了一場尷尬,但從此以後,我們達成默契,催眠治療就此畫下句點。」

他PO巴西绿黑蛋警找上门 挨告假新闻结局曝光了

※本文爲心靈工坊出版的《兩種上帝:我們該信什麼,該怎麼活?心理學家佛洛伊德與文學家路易斯的終極辯論》,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新版红双喜 小说